您当前的位置:六合一 > 六合一 >
六合一
苏轼为歌女写的一首《定风波》,旷远清丽,惊
时间: 2019-03-06

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后来,王巩终于回到中原,苏轼在黄州为他设宴布掸子洗尘。但令人啧啧称赞、惊奇不已的是,在岭南那湿热苦地待了多少年后,王巩不仅不如假想中的那样衰老,反倒精神矍铄,面如红玉,似乎更加年轻。苏轼问起起因,王巩微微一笑,唤出一名歌姬。苏轼从前见过此女,晓得她复姓宇文,小字柔奴。她眼光亮澈,肌肤莹润,是一位美人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
元丰二年(1078年),苏轼由于“乌台诗案”而被贬黄州。在来到黄州三年之后的一个春天,他与友人相约踏青,却在途中遇到大雨,一行人都不随身携带雨具,淋得狼狈不堪。在众人的埋怨声中,唯有苏轼气定神闲,且行且赏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雨停之后,苏轼诗性大发,写下了一首震惊千古的《定风波》:

王巩指着这位歌姬,得意地阐明道:”都是她的功劳,当年遭受贬谪,府中歌妓大多散了,只有柔奴始终跟到宾州,五年来相守相伴,从未有一刻离开。在这艰难的岁月里,多亏了她时常宽慰劝解才得以坦然度过。“

说起词牌《定风波》,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苏轼。但却很少有人知道,他在终生中写了十一首《定风波》,大多数人只对其中有两首最为熟悉。这两首词中,一首是因遭遇“乌台诗案”的磨难而写,另一首则是为了一个歌姬而作。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

回忆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每天诗词好奇,关注读书狗子!

正是因为有了“乌台诗案”的磨难,在生去世边缘上走了一遭,苏轼才有了这样旷达超脱的襟怀!同样是被这场文字灾害所牵连,苏轼的好友王巩比他更加凄凉,直接被贬谪到了岭南宾州(今广西宾阳一带),崇山峻岭,烟瘴重重,委实受尽了折磨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六合一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